课程公告
欢迎光临保定茶道网!热线电话:139033261289  13131270586
保定茶道网
Tea information
推广茶文化和茶品牌,服务茶产业、服务百姓生活
中国茶叶品牌文化门户网站
您所在位置:
茶企名录
  • 神农茶社总店

    神农茶社总店

    神农茶社是与保定茶道网同时创建于2009年至今,是一家创店十多年多种经营的文化茶馆。【详细】

    2019-09-18

我的“仙游”哥 ——保定“怪才”贾耘田
来源:保定茶道网 | 作者:李翠婷 | 发布时间: 240天前 | 1153 次浏览 | 分享到:
我认识这样一个人,他被病魔折磨,距离死亡线近在咫尺。但是,他又是不屈服于命运的人,他与病魔抗衡,与生命较量,最后,他赢了,他自由自在地把生命活出了自己想要的潇洒和逍遥,他把日子过成了风花雪夜的问候。这人不是别人,就是我的“仙游”哥,保定人称“怪才”的教授级人物贾耘田。也许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他用自己不屈的性格书写了他生命的天地,耕耘出一片绿茵良田。

       仙游是福建的一个县,北宋名臣,文学家、书法家、茶学家蔡襄的故乡。而我的“仙游”哥跟仙游县一点儿都不沾边,只是他的仙游让我想到仙游县,也想到了北宋名家蔡襄。虽然他没有蔡襄的名气,但是,也不可小觑。用咱老百姓的话说就是他很有才,而且,众人皆称他为“怪才”。著书立说,多次获奖,文学造诣颇深。然而,人生又给他开了一个不好玩的玩笑,他的人体关键部位出了故障。于是,披荆斩棘,峰回路转之后就有了他人生的“仙游”经历和趣事。如今,俨然一副仙风道骨的风度和气概。

       “仙游”哥的大名叫贾耘田,河北清苑人,我们一个庄的文学前辈。1982年始在保定师专中文系任教,教授。所任课程与研究方向是文学概论、金庸研究、文学创作。科研成果是《淡味斋随笔》、《破译金庸》、《破译韦小宝》。《淡味斋随笔》曾荣获河北省第八届文艺振兴奖。他做人很是低调,从不炫耀自己写了什么,出过什么书,更不提获了什么奖。而且,出过的书自己一本都不留。有一次我对他说:“大哥,网上人家炒你的书很火,都卖你的书,你知道不?”他却轻描淡写的回我一句:“他们炒就炒去吧。”看着他不屑的样子,本想说你也不维权,话到嘴边也就咽了回去。的确,他现在看上去什么都放下了,也许经历了那次生与死的较量后他就看淡了人世的其他都是拖累和多余吧!

       我们是一个庄的不假,但是因为年龄差距和我自幼出生在异地的缘故,原来并不认识。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都爱好文学,都写博客,还因为好心的李庆恒大哥搭桥接线我们才得以相认结缘。

       记得才认识时,他憔悴的面容看上去十分虚弱,瘦瘦的身子还有些佝偻着腰,似乎他的前身有一道无形的绳子从上到下紧紧地抻着一样。他的心脏做过搭桥和室壁瘤切除的大手术,手术后据说几年又患了心脏病最严重的心衰。这几乎就等于领到了死亡证书。他第一次来我们茶社时白水都不敢喝,更不敢喝我们的茶水,因为心衰到这种程度,吃一片西瓜都可能会引发死亡。然而,他还是给足了我的面子,每次来时总让我给他倒上一小茶杯白开水,自己一点一点慢慢呷。并且,在我邀请下他还给我们这里的茶艺师学员们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文学课。当然,讲课也许是他与生俱来藏在骨子里的火种,一旦适时点燃便焕发出应有的光芒。这是我第一次听他讲课,他思维缜密滔滔不绝的话语,令你无法联想到他还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后来,他不但成了我尊敬的大哥还成了我认可佩服的老师。在我眼里他无所不能,什么都懂。也不知衰弱的身体里怎么潜藏着那么多的知识储量还没有被开采挖掘出来。于是,大事小事我经常麻烦他。小到作诗用哪个词好,大到生活上遇到事如何抉择等等。也许,在别人眼里他并不完美,的确他没有长出一副帅气的外表,更不穿着高档增色的名牌。当然他的相貌太普通,扎在普通人堆里不讲话,谁也发现不了他曾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教授。于是有人背后就给他起外号。如今上百度里一搜还有称他是飞天蝙蝠,也有人戏称他是卖瓜的。但不管怎样,最后还都承认他有才,更多人背后称他“怪才”。说他讲课有一套,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我不是他的学生对他讲课暂不多加评判。但是,我知道他已经退休多年,而他的学生却青出于蓝胜于蓝,大都很有出息,并且桃李遍天下的经常来探望他,还邀请他各地旅游或居住。以至于他现在成了仙游客,候鸟般的生活。原住地保定府却一年住不了几天,常年在南北方迁徙逗留。没有想到,他这一人生的大改变,却迎来他新生命的开始。前几天,我们几个老乡为他送行时他突然像孩子一样悄悄的有些窃喜的告诉我们,他原来的心衰经过了十年的调养,现在又挤进了正常人的行列!“啊!那太好啦!奇迹!”我们惊讶的同时,也为他表示祝贺。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虽然他相貌平平,甚至还有明显缺陷,一是他的牙没有长好,稀疏不算还长短不齐;二是可能太聪明的缘故,长得还有点儿着急,头发早早的深埋在头皮里变成了智慧。他很聪明,关键是聪明人还努力,这就得出点儿彩。1978年恢复高考制度,他是一个文革前初中生,短短几十天疾风骤雨般的自学硬是考上了本省名牌大学,且英语水平还高人一等。寒门出贵子,在他这里得到了应验。恰巧,他在农村时还叫宝贵。天赋加拼搏实现了他人生凤凰泥槃般的蜕变。从此,他的才华横溢得到了发挥作用的战场,光荣的成为一名大学里的教师,继而成为一名博学的优秀教授。我想,他考学的成功人生轨迹应该给那些总找借口不求上进的人一个有力回击吧!当然,不管世界上发生什么,对于那些叫不醒装睡的人都会无动于衷。

       反正,我知道,我的“仙游”哥活的明白,过得轻松,游玩得潇洒。此时我突然想起一首歌:“走四方 路迢迢水长长 ,迷迷茫茫一村又一庄。看斜阳, 落下去又回来, 地不老天不荒, 岁月长又长。”

       自2013年开始,不是仙游人的他过起了仙游生活。冬南夏北,冬天他去海南、广西、云南过冬,夏天他又到大茂山白石山的山村里隐居。总之,哪里山清水秀,哪里空气新鲜,哪里最适合心脏病的调养,或者说哪里让他有仙居的感觉,他就去哪里。独自小锅小灶,独自曲径通幽,独自垂钓,独自抚琴,吹横笛,唱京剧,总之一个人总能折腾起来。而且折腾这七八年,他越折腾越健康。家人和朋友开始都好心劝他,身体不好,自己一个人就不要远游了,而且人生地不熟的,一旦有事怎么办?听到这些,他总是笑笑说:“没事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看他这样决绝,家人和朋友们只能默默地祈祷和祝福!没有想到的是,几年的仙游终于有了满意的答卷。如今他不但身体硬朗结实了,心脏也奇迹般的转好了。这是多么令人激动高兴的一件事啊!

       想起我们第一次上山去采野菊花的时候,他上山还有些吃力,不能太高,时间不能太长。但是,跟他上山却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活。他对山上的花儿啊草啊小虫子啊不但能叫出它们的名字,还知道它们的习性、作用乃至药效,跟他一起出游太长见识了。他背着一个大大的照相机,尽管身体不好但走的却不慢,只是累了就休息会儿。这次上山我们采了不少野菊花做茶喝,他却意外的收获了一个叫声响亮好听的蝈蝈。看他扑捉蝈蝈的情景,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也许,正是这种童心和良好的心态,老天才更加眷顾他吧!

       他住大茂山的时候我们去探望他,那时他已经恢复的初见成果。我们一起爬山,他照样背着他的相机,并给我们带路。一边走一边拍摄他热爱的花鸟飞虫。他跟别人拍片不一样,拍好还得配上小诗发在他的博客里,情景交融,妙趣横生。或许,他此时找到发现了生命的真谛,以及让自己生命延续的奥秘。

        每一次见到他都觉得他在默默地变化,不是变老了,而且越来越有精神。最近一次我们好朋友相约去白石山看望他。令我吃惊的是他嫣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一见到他都几乎要笑出来。你猜,都猜不出来,七十多岁了却突然换了满口的小白牙。已经习惯了他长短不齐的大板牙,如今觉得整个脸型都似乎变了,变得比以前年轻更加精神饱满了。再看看他瘦瘦的但却非常挺拔结实了的身板,我不由得上来就一连串发问:“大哥瘦了多少斤?怎么保养的?看来身体好多了?”他笑呵呵地回答我:“瘦了好多斤了,你们猜猜我现在多少斤?”同去的朋友你一言我一语,谁也没有猜中,最后他自己只好爆料,原来一米七多的个子只有90多斤。据他的好友说,他每天早晨至少在山里走上二十多里路。作息有规律,吃饭都是拿小秤称着做,每天定量,饮食起居特别自律,有讲究重养生。我们去了跟他一起住的时候,觉得一般人做不到他这一点,对于自己要求特严格,多一点都不吃,定时定量。如此看来,他把1978年参加高考时的劲头和拼劲用到他现在和病魔与生命较量上来了。他在与生命抗衡,与生命战斗。这一次他又成功了,胜利了!而且他把自己还活成了仙。

       他实在是我见到过的最能折腾的人。记得他近六十岁心脏手术之后,拖着病体,不能久立,提溜着马扎子学摄影。记得他六十多岁,脑浆将要糊化的时候玩起了ps,现在呢,又摆了满炕上的乐理书籍与乐谱、笛子、二胡等器乐。用他的话说,自己从一个“音盲”,现在已经变得视唱歌谱如同读书了!岁数越大,越是玩高难度,这大概就是他的性格基因。

        吃完饭,他带领我们上山探秘。看着他跟我们一起进山轻松的样子,听着他美妙的笛声,我突然感到生命的成长和延续本身就是一种自我抗衡和修复的过程。良好的心态、适当的养生、顺应大自然生活的能力以及自律的品格才是生命健康和长寿的秘诀。

       仰望头顶上的蓝天白云,遥望雾气腾腾的山峦,近处满眼的青翠与溪水潺潺,大山里的美景深深的把我们的灵魂都勾了去,个个兴致勃勃的。“仙游”哥走着走着又有重大发现。只见他灵活的一跳,纵身隐藏在茂密的草丛中。蹑手蹑脚的拨开遮挡的树叶,举起照相机轻轻搬动按钮,然后抬头冲我们微微一笑,用手指一指,慢慢地退了出来悄声说:“有小鸟!”于是,我们这群人又跟着他大开了眼界,饱尝了进山的第一次收获,纷纷窥探了小鸟的诞生。乱石穿空,峡谷悠长。我们进山了,去探寻大山里的秘密,他说你们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就一屁股坐在硕大的山石上悠闲的自得其乐开来。他专注地自由自在地一会儿歪着头吹吹笛子,一会儿又仰头高歌一曲,嫣然进入人间仙境成了一位仙客。人间至味是清欢,此时此刻大家不由自主地跟着他进入到超凡脱俗的境界。大家说笑着也开嗓对着周围的群山万壑吼几声,唱两句。我想,他已经玩嗨了!人难得放下。一般人总是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其实,当完全释然的时候,疾病或许就拿你没办法或退避三舍了。“仙游”哥就是个例子,所以,他的经验值得探讨。

       过几天,“仙游”哥又要踏上他南方的仙游之路了。有一天我在大街上看到他,他背着他的万宝囊,在路边一边走一边吹,我没有敢打扰他。只是停住默默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忽然,我想到了济公,还想到了张果老。“仙游”哥像济公,敢言快语,智慧风趣。像张果老仙风道骨内修外研,云游自在。或许,哪天“仙游”哥又突然给我们一个大惊喜,一个大爆料。未知是人类探索的方向,我好奇,我期盼心脏好了的“仙游”哥未来还有奇迹发生。


热门排行
课程公告
茶企业名录